从乱河滩到“鸟的天堂”

d88尊龙-欢迎访问 /2019-05-24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从乱河滩到“鸟的天堂”

一名摄影师镜头里的“生态变奏曲”

这是2012年5月29日与2017年6月10日孝河国家湿地公园所在地的景象比较(拼版照片) 新华社发 武晋洲摄


  自从5年前镜头里首次出现黑鹳的身影,山西省孝义市的青年摄影师武晋洲更加坚定了与鸟相伴、拍鸟护鸟的决心。
  “黑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对环境非常挑剔,以前孝义很少见到。”武晋洲在电脑上展示着他拍摄的黑鹳照片。照片里的黑鹳,有的零零散散,有的成群结队,觅食嬉闹,姿态优雅。
  武晋洲说,这两年黑鹳数量增多,去年他曾一次看到过一两百只,而且停留的时间也变长了。“现在它们每年3月来,11月才走,大半年时间都栖息在孝河国家湿地公园,而以前偶尔飞过但从不停留。”
  孝河是汾河的一条支流,从孝义城边蜿蜒流过。7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被污染的河道。“那时的环境太差了,鸟类也少。”武晋洲的照片清晰地记录着那时污水横流、杂乱不堪的场景,同时记录了这个乱河滩一步步变身“鸟的天堂”的变化过程。
  据统计,那时仅河滩里的小洗煤厂、小焦化厂就多达13座,生态被严重破坏,是典型的工业污染区和生态脆弱区。
  饱受污染困扰,孝义开始大规模拆除烟囱,淘汰落后产能,治理环境污染。同时启动了孝河国家湿地公园建设,通过源头治污、河道治理、沉淀净化和有氧过滤等方式,重新恢复孝河生态。
  “湿地公园建成后,水清了,树多了,草绿了,大量的鸟儿也飞来了。”孝河国家湿地公园负责人刘秋生说,目前湿地已有239种野生鸟类,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。
  随着生态建设的全面展开,地下水位慢慢上升了,湿地里逐渐出现了30多个湖泊水系,水质也从劣五类提升到了三类。以前杨树、柳树等少量单一树种变成了现在的38万株各类乔灌木和50万平方米的地面植被和水生植物,森林覆盖率达到65%。
  “生态好不好,鸟儿说了算。我要把这些美丽的身影定格下来。”从2012年起,武晋洲开始用镜头记录湿地里的鸟类。他拍摄的照片在湿地公园的千米鸟类长廊里展出,还出版了一本孝河湿地鸟类画册。一张张灵动的图片,生动诠释着这里的“生态之变”。
  为了拍好鸟儿,武晋洲经常穿上伪装服,搭起伪装帐篷,忍着蚊虫叮咬、日晒雨淋,拍鸟从不停息。“不论早晚,一有时间我就去拍。”
  与鸟儿接触多了,武晋洲逐渐喜欢上了它们,后来变得痴迷。在他的镜头里,鸟类的身影也越来越多。武晋洲说,许多鸟儿自己也不认识,每次拍完就回家查资料,慢慢就熟知了它们的名字、物种和习性。
  在拍鸟的过程中,武晋洲也看到了鸟类保护面临的艰难现状。有一次,他在拍摄时发现一个拿弹弓打鸟的人,来不及反应,两只鸟一下子就摔在了他的镜头前。愤怒的武晋洲冲上前质问,为什么要打鸟?这个人后来受到了公安机关的严肃处理。
  去年的一天,湿地工作人员为了便于游客观赏水面上的荷花,去割岸边的芦苇,武晋洲赶紧上前制止了他们。“这些芦苇的根部、中间和顶部都有鸟窝,基本上两三米就有一个。”为了保护这些鸟窝,武晋洲跳下水把倒下的芦苇一把把系了起来。
  这几年,武晋洲拍摄的鸟儿资料装满了十多个硬盘。在照片和视频中,以前偶尔出现的赤麻鸭成了本地的长留鸟;以前从不停留的白琵鹭,每年也有几十只在这里栖息生活。
  2018年11月,鸟类迁徙途中,最多一批超过2000只大、小天鹅在孝河湿地栖息、停留了数日,让市民们兴奋不已。
  为了应对新变化,管理人员在湿地内设置了专门的保育区,给鸟类开辟出一块安静的补给、繁衍区域。每年春秋季的3个月时间内,禁止游人近前打扰。
  鸟多了,也吸引了许多爱鸟人。来自介休市的侯建平今年已经来了七八次,“我喜欢拍鸟,这里的鸟种类越来越多。”武晋洲身边聚集了不少关注鸟类的摄影师。
  “尊重它们,善待它们,把自己变成一块石头、一棵树,融入自然,静静等候,这就是我的拍鸟心得。”武晋洲说,他正计划成立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协会,以带动更多人来保护鸟类和生态环境。(记者 陈忠华 孙亮全)